甘德在线,甘德新闻网,甘德信息网,甘德信息港,甘德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甘德历史 >

江国枢西林知青纪事:我充当过N次“情哥哥”

时间:2018-01-14 13:19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小灰灰网络
我充当过N次“情哥哥”我们南宁一中首批58位赴西林插队的同学在1969年4月1号分成两部分奔赴两个公社:初中的28位同学及两名高中女同学安排在离县城仅25公里的古

我充当过N次“情哥哥”

我们南宁一中首批58位赴西林插队的同学在1969年4月1号分成两部分奔赴两个公社:初中的28位同学及两名高中女同学安排在离县城仅25公里的古障公社泥洞大队;28位高中的同学则安排在远离县城77公里的马蚌公社。初中的同学当天即下到了生产队,我们是当天到达公社。到达公社的当晚,适逢党的九大胜利召开,于是我们留在公社学习了三天。4月4号傍晚,正当我们准备吃晚饭时,我突然听到有人叫我,一看,竟是安排在泥洞大队的初中女同学老磨及瘦鬼。天呀!她们俩个弱女子,竟然步行50多公里,找到这里来。我预感到初中的同学肯定碰上什么事了。果然,未及坐下,她们就嚷开了:“江管(我的**名),你们要过去一下,我们那边出大问题了”。细问之下,原来她们大多分在有正值婚龄的男青年的房东家。她们诉说小房东对她们不怀好意、**扰她们,大多数女同学不知如何是好,乱成一团,抱头痛哭吵着要回家。老磨她们没办**,想到文革前曾是她们少先辅导员的我,于是步行50多公里,找到马蚌公社来了。还好,晚来一天,或者不是碰上九大开幕,我们就已下到40公里以外的小队了。我与知青领队阿咪商议后经请示公社领导同意,决定由我与亚咪到泥洞大队走一趟,做做这帮学妹的思想工作。第二天,我们在傍晚时分赶到泥洞大队住了下来。

到了泥洞大队的第二天清晨,出工的钟声响了。我走出房间门口,立刻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只见在大队所在地的女插友正去出工,带头的何××高举着从学校带来的红卫兵大旗,6位女插友个个戴着红卫兵臂章,排着整齐的队伍,唱着语录歌向田里走去。简直就是当年下乡支农的红卫兵小分队。我心里立刻明白,她们的问题出在头脑里面角色的转换没到位,在来插队时对困难估计不足。我脑子里闪现出路途三天的情况:第一天大家情绪高涨,一路歌声不断;第二天,随着汽车钻入山区,我们的情绪有所低落,歌声越来越稀;第三天,几乎没了歌声。是呀,我们高中的同学,在来插队时可以说做了充分的思想准备。但连我们的心情也随着汽车轮子在盘山公路上的转动而越来越沉重:想不到路程是这么的遥远、想不到路途是这么的艰难!特别是想到一辈子可能都回不了家时,真是心如刀绞!这些未成年的学妹多数会在巨大的转变和完全想不到的困难面前不知所措的!从城市到远离家乡的云贵高原、从学生到农民,****都是巨变,她们嫩稚的肩膀真是扛不起啊!。我与亚咪交换意见后,确定了我们的思想工作方**。

她们第一节收工回来吃早餐了,我对她们说:“在县里面办学习班时,县革委主任刘章全同志的报告你们注意听了没有?报告中说:'你们再不是温文尔雅的学生,是响应毛主席伟大号召来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插队知识青年'!是的,我们再也不是叱咤风云的红卫兵、你们也再不是在父母怀中撒娇的乖乖女!要在脑子里面真正转变角色、摆正位置。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正确对待当前碰到的困难。山里人,从来未见过你们这种如**似玉的城市姑娘,多看两眼不能说人家不怀好意;小房东真心想帮你们的忙不能说人家无故殷勤别有用心!一定要妥善解决这问题,处理好与房东的关系。”我们劝说她们把红卫兵大旗收起来、把红卫兵臂章除下来。她们听从我们的劝说,把红卫兵臂章除了下来。我注意到,在除臂章时,有些同学流下了眼泪。

我们说,要对来西林插队碰到的困难作充分的准备。当前的困难还是小问题,以后可能会碰到更大的困难(当时我说这些话的时候,没想到我自己在后来的插队生涯中竟然在困难面前差点挺不过去)!碰到困难要多学习毛主席著作,用毛泽东思想武装头脑,以英雄人物榜样,勇敢面对困难并战而胜之。

为了取消大家的顾虑,为了帮有情况反映的学妹们避免麻烦事,我们决定到各小队走一圈:一方面做思想工作,一方面扮演学妹们的“情哥哥”在房东面前亮相,让真有非分之想的小房东有所收敛。于是我们便开始在分布在十多公里范围的各小队中行走。到了东家,说我是某某的“情哥哥”,到了西家说亚咪是某某的“情哥哥”。在村中行走,逢见村民,老磨她们都会大声嚷嚷:这是某某的“情哥哥”!就这样,连我自己都搞不清楚,到底当了多少个学妹的“情哥哥”!说起来也好笑,当年我们根本不知道这“情哥哥”该如何当,不知道该说什么话,在介绍“情哥哥”的时候我满脸通红,对说是“情妹妹”的学妹我连正眼都不敢望!只知道低头傻笑,双方毫无亲呢的表现。况且,来了二个男人,全村三个女知青都有了“情哥哥”,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假的。记得当时走到反映最强烈的黄素绚所在的村边时,恰好碰见黄素绚的小房东赶着牛车过来,当他“知道”黄的“情哥哥”来探望她时,他低着头悻悻地走了。

当天,我们每到一个小队,都是以“情哥哥”的身份亮相,都是这样做思想工作,给学妹们鼓劲。走完最后一个小队,我们长吁了一口气。我们向小学妹们道别,怀着替这些学妹几分的担心踏上我们自己知青的征途。

在后来的岁月中,在近百公里之外的我们一直惦记着这些学妹:不知她们挺过这难关没有?有一次去县城开会的途中(当时都是步行的)我们仍然以“情哥哥”的身份去亮相。这些学妹们告诉我们,上次我们来了以后,全村的村民都知道她们的“情哥哥”就在“附近”的马蚌公社,小房东们规矩多了!我们发现,这些学妹已经满脸笑容,明显已适应了插队生活。后来,她们很多人比我们高中的同学干得还出色。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