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德在线,甘德新闻网,甘德信息网,甘德信息港,甘德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甘德历史 >

人文·历史:上甘岭战场亲历与见闻

时间:2018-01-14 08:07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小灰灰网络
1952年11月上甘岭防御战,吴子庭所在的9连全体战士荣记集体一等功的**** 吴子庭1951年**美援朝时照片 ****《上甘岭》大家都不陌生,它反映的是上甘岭战役中最艰难的第二阶段——坑道阶段的真实故事,其中的插曲《我的祖国》更是伴随了几代人的成长。上甘岭

  1952年11月上甘岭防御战,吴子庭所在的9连全体战士荣记集体一等功的****

  吴子庭1951年**美援朝时照片

  ****《上甘岭》大家都不陌生,它反映的是上甘岭战役中最艰难的第二阶段——坑道阶段的真实故事,其中的插曲《我的祖国》更是伴随了几代人的成长。上甘岭战役原本是敌我双方都以为的一场小规模攻防战,可结果却是一场人肉大战。从1952年10月14日至11月25日,历时43天,双方伤亡40600人。这一战役是**美援朝战争中我军取得关键**胜利的一战,这一战奠定了朝鲜的南疆北界。

  今天,又是一个10月14日,是上甘岭战役64周年的日子,且听一位参加过上甘岭战役的青田老兵为我们讲述当时的故事,重现当时的战争场面,感受志愿军战士视死如归的精神,并铭记那些为了****而牺牲的烈士,珍惜当下的****生活。

  我叫吴子庭,1931年7月出生,青田县船寮镇康畈村人, 1950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成为朱德**卫团(即12军31师93团)的一名解放军战士。1951年3月,我跟随部队93团3营9连由长甸河口入朝,5月赶上参加**美援朝第五次战役;1952年11月,我与所在部队93团3营9连战士一起参加上甘岭597.9高地反击战,由于全体战士在收复上甘岭十一号阵地中打了一场漂亮战,全连全体战士被部队司令部荣记集体一等功。1957年5月,我复员回家乡青田。 

  历史虽然已经过去60多年,但发生在我国东北鸭绿江南岸的那场战争,现在回想起来仍记忆犹新,历历在目。

  一、入朝参加第五次战役

  在1950年10月25日至1951年6月15日,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参战,彭德怀元帅连续指挥开展了五次战役,我国志愿军以近战、夜战的战**,不怕艰苦、不怕牺牲、英勇顽强,敢于****见红,在没有空军掩护下,以自己血肉之躯,组成**击美联合国军向北进犯的钢铁洪流,把美联合国军从鸭绿江边,赶回到“三八线”以南地区,从而稳定战局,为我军**美援朝战争取得胜利奠定了基础。

  我所在的12军31师在军长曾绍生、师长赵兰田带领下,于1951年3月由长甸河口入朝,没有参加前面四次战役。作为补充投入部队,我31师93团3营9连于1951年5月赶上了第五次战役。

  第五次战役规模很大,远远超出国内解放战争时期****战役的规模。志愿军投入16个军48个步兵师,总兵力95万人,作战纵深已在“三八线”以南至“三七线”之间120-150公里的地域,又一次接近汉城。战争进入第二阶段时,南朝鲜的几个师兵败如山倒,各自仓皇逃命。与南朝鲜相比,美军无论在火力配备上、还是阵地巩固上都做得很充分。美军第2师第38团3营,为加固主阵地前沿**冲击能力,使用6千根钢筋、23.7万条沙袋、385捆蛇形铁丝网,前面还布满各种照明器材和地雷。有些地雷是将汽油和****混合装在汽油桶中**成,一旦触发,所发出火焰温度高达3000多度。我所在的12军第31师师长赵兰田带领部队正面****,遭到了巨大的伤亡而后退。后他们绕到美军身后,搭人梯、攀柏藤,通过悬崖峭壁,顽强往上爬。当衣衫破烂、浑身鲜血的我军战士,端着****冲下来时,美军阵地立即被撕开。在12军军长曾绍生的指挥下,第31师、34师、35师三个师,互相配合,歼灭美军第21师第23团和**国营一部,共俘敌200多人,击毁坦克、汽车250多辆。至5月21日,中朝军队在东线普遍向南挺近50-60公里,第三兵团插得最远的是12军,已到达“三七线”, 而其中31师第91团向南插入最深达150公里。

  由于朝鲜中部纵向山脉的走向,严重影响军队的横向机动。志愿军投入兵力,基本都沿着纵向的几条有限的公路向南追击,这是向南插得很远的一个原因。此时我军作战特点是相互交叉少,合围不多,歼敌有限。但是美军和南朝鲜军利用机动优势,望风而逃,撤退又快,他们经过长时间筹划,分析中国军队只有“礼拜攻势”,于是美军的反击也就不可避免了。

  5月22日,美军在400公里的战线上,同时开始反击,特点是组织“特遣突击队”,在我军阵地间打穿插。我12军和27军在“三七线”附近正在东线撤退时被轻易地斜插一刀,我军处于腹背受敌状况。我军插最远的31师第91团,则被远远孤立在三巨里附近,与军、师部都失去联系。

  第31师师长赵兰田也与第12军军部失去联系。此时赵师长考虑最多的是穿插最远的第91团。91团实际上已钻到了敌人的肚子里去了,可是现在怎么撤呢?一个团1000多名官兵生命啊!在左右翼的第27军和人民军1军团都派人来通报,31师如再不撤,就孤立无援了。经过痛苦抉择,师长、政委共同决定等第91团脱险后,师指挥部再撤,并命令我93团坚决阻击美军。因无**与91团取得直接联系,于是派3人到91团指挥所传达撤退命令。这3人在路上牺牲了2人,只有作战科副科长一人到达91团指挥所传达命令。91团团长李长林接到师部命令后,出乎敌人意料之外地向东南方向转移到敌人后方去,然后又绕道往北撤出敌占区。91团战士抬着伤员,押着俘虏,携带着舍不得丢弃的装备,秘密渡过南汉江,进入了茂密的山林,他们吃野菜、吃树皮、挖草根,路上还躲过敌军3个师的堵截。并在在黑暗夜色中,翻过铁甲山,突出重围。继续往北走6天以后,李长林终于见到一直等待他们的31师师长赵兰田,两人互相拥抱在一起,流出了激动地眼泪。

  如果说,31师91团是幸运的,那么,在第五次战役中,我军第60军180师,被五倍于己的美军铁桶般的死死包围,****无**突围几乎全军覆没,就是一个厄运。我是个幸运儿,尽管5月参加第五次战役,也****过战火**林**雨的考验,但都躲过了许多厄运。

  1951年6月,经过五次大战役较量,敌我双方的对峙相对稳定下来,这似乎就是朝鲜战争爆发前的状态。双方似乎都觉得无**完全战胜对方,于是战争的另一种形式——谈判就产生了。我于1951年12月跟随部队被调往金城一带参加防御作战。

  二、收复上甘岭十一号阵地

  谈判是要有资本的,军事上的取胜才是谈判桌上的资本。上甘岭战役就是在双方为了在谈判桌上赢得对方而战的。这场战役敌我双方反复争夺的是上甘岭的两个高地(537.7高地和597.9高地)。由于两高地地势险峻,位居“三八线”中部五圣山以南战线要冲,双方为此都赌红了眼,兵力投入堪称世界战争史上所罕见。

  开始时,双方投入兵力都不多,后面的规模越来越大,由一般战斗升级为战役规模,在小小的3.7平方公里面积上,飞机大炮不说,联合国军先后就出动兵力6万多人,我军投入作战的有15军第45师、29师和12军31师、34师,总兵力也达4万多人。

  按照作战特点来看,上甘岭战役整个过程,可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10月14日-20日为双方反复争夺阶段,敌方有飞机大炮优势,我军有夜战近战优势,白天敌人占领,夜间我军夺回,天天如此,双方反复争夺;第二阶段是10月21日-29日,坑道作战阶段,由于地面阵地反复争夺伤亡过大,15军45师奉命停止地面的反复争夺,进入坑道坚持战斗,待后续部队投入战斗后,再实施决定**反击,****《上甘岭》反映的就是坑道阶段的一些真实画面。由于遭敌人空中和地面封锁,****、物资运不上去,缺水、缺氧的情况特别严重,坚守坑道的战士们甚至喝自己的尿或趴在坑道上舔石头潮气。这两个阶段都是15军在打,其中第15军45师打得最艰苦。

  为了协助15军在五圣山组织防御反击作战,我12军31师和34师的一个团奉命被调到上甘岭作为后续投入部队。12军的投入,上甘岭战役即进入了第三阶段准备实施决定**反击阶段。

  1952年11月1日, 我12军31师全师已经抵达上甘岭地区,陆续投入战斗。我跟随所在师93团3营9连作为参战补充部队,驻守在战壕洞里待命,吃的都是压缩饼干和罐头,随时都****着飞机大炮的光临。有一天晚上,连长命令我一个人到外面拾点柴火,我刚刚拾到一捆柴回来,就被敌人的飞机发现,扔下****,我赶快扔掉柴火,迅速卧倒,躲过了一劫。

  上甘岭战场上每天都有战斗,表面阵地白天丢失,夜间夺回,双方反复争夺,伤亡非常大。在上甘岭的两个高地上,我军始终各有一个加强连的兵力,然而至多坚持一两天,就伤亡大半。一个连一个连地前后连续轮换起来打。虽然将敌人大量杀伤,但我军也付出很大的代价。当时,我们称两个高地为“肉磨子”。

  我们驻守参战部队的每个同志都非常勇敢,从不叫苦,也不怕死。参战前,大家都在上衣里层写上部队番号姓名和通讯地址,丢下背包,人人背上冲锋**,扛着爆破筒,挎着手榴**,冒着敌人的层层火网,沿着741高地下面的一段陡坡,先是来到山坳里的营指挥所,这里离597.9高地只有五百米,敌我双方的战斗场面看得很清楚。白天,敌人的飞机大炮轮番向这里轰**,坑道外**坑一个接一个。早上太阳出来了,**坑里积雪融化成一塘一塘的**水,战士们渴极了就到塘里捧起混浊的水来喝。    

  11月10日16时,我12军31师92团的2个连,负责发起对537.7高地北山的反击战斗,在114门火炮的支援下,在炮火准备之后,分两路向敌发起冲击,激战半个小时,即夺回北山阵地,全歼南朝鲜军一个营。以后敌又反复发起40多次进攻,均被我军击退。

  11月11日,我93团3营向597.9高地的十一号阵地发起冲击的战斗打响前,支援93团3营战斗的18门105榴**炮和14门迫击炮一齐向十一号阵地猛烈轰击。战士们把气油桶装上****和引信,**成汽油桶****,从二号阵地上利用坡势,轰轰隆隆地滚向十一号阵地,汽油桶****碰到啥就**啥,碰到哪就烧哪,刹那间阵地上一片火海。南朝鲜军士兵们从未见过如此厉害的武器,有的顾不上如雨的炮**,冲出残存的工事,四散溃逃。在进攻信号未发前,我方阵地上这时也发生了一个不幸事件,我们一名突击队员从坑道爬出来时,一不小心把携带的手雷引信挂在一个固定木头的铁钉上引起了****,结果突击排5班大部分伤亡,连长也负了伤。听到这个讯息的团长李基中气得把电话都摔了,质问3营长,到底能不能再打?营长斩钉截铁的说:能打。李基中命令3营长迅速调整部署,发起战斗。营长当即宣布二排长傅作仁****连长,命令三排和二排一起投入战斗,紧接着他打电话给一营长赵畴海,请求支援一个班。若干年后赵畴海回忆起这事:都是******的部队,为了完成战斗任务,哪有不答应的。冲击信号发起,****连长傅作仁率领战士勇猛的扑向十一号阵地,被我炮火震得晕头转向的敌人还龟缩在残存的工事里,看到志愿军战士们已经冲下来,慌乱地朝外射击。战士们轻伤不下火线,廖世忠左手被敌炮火**掉两根手指头,仍然奋勇拼杀。副班长燕世岩见状马上喊:“廖世忠负伤不下火线,大家向他学习啦!”鼓励大家坚持战斗,7名伤员都勇敢坚持直到这场战斗的结束。前后不到10分钟,南朝鲜2师31团9连170余人全部被歼灭,而我93团9连只有受伤数人。

  攻克十一号阵地之后,连队当夜就迅速调整部署。三排副排长王金钟率19人到阵地组织防御,战士们在极度疲劳的情况下抢修工事;指导员郭世藩冒着敌人猛烈炮火检查战斗准备,救护伤员,组织人员送水、送饭,并和坚守人员逐个谈话,激励部队士气;作战小组利用修筑工事轮换间隙,召开小组会议,商讨作战方案,大家一致表示坚决守住阵地,绝不放过一个敌人。因为这是上甘岭战役以来,我军第一次收复十一号阵地,同时敌我双方战损比相差特别明显,我31师93团3营9连全体战士集体被部队司令部荣记集体一等功。这也是整个上甘岭战役中我军唯一的一个连集体获得的一等功。我作为9连一分子,能够参加这样的战斗,感到无限荣耀!   

  三、上甘岭鏖战坚守的第二天

  记得我军收复十一号阵地的第二天,我作为一名重机**手,坚守在阵地上,参与战斗并击退了敌人的多次进攻。同时也耳闻目睹了我们战友为了坚守阵地而英勇地献出了自己的生命。那战斗的一幕幕,至今还留在我的脑海里。

  记得是12日凌晨3点,敌人就用同样密集的炮火开始向我连防守的十一号阵地猛烈轰击,开启了一天的血腥战斗。

  凌晨4点半左右,敌人一个排的兵力在炮火的掩护下,向9班杨国良、石玉堂、陈中才战斗小组发起进攻。杨国良小组利用**坑垒上麻袋筑成简单防御工事,将敌人放到20米左右,连续打退敌人三次冲击,歼敌50余人。石玉堂、陈中才两名同志相继牺牲,前沿阵地只剩下杨国良一个人。天亮时敌人采取多路进攻,向十一号阵地疯拥而来,杨国良在全排火力的支援下沉着应战,不停的以冲锋**、手雷、爆破筒奋勇**击,歼敌60余人,最后敌人以一个多连的兵力,从三面包围上来,层层逼近,正好此时我军炮火支援中断,杨国良在扔出最后两个手雷后,操起一根爆破筒跃入敌群,并高呼:“同志们,为我报仇!为祖国争光!”与敌人同归于尽。战后,杨国良荣立特等功,被授予“二级战斗英雄”的称号。

  上午6点左右,敌人集结一个营的兵力,每次2个排向我阵地左前方8班小组连续****,均被击退。机**手刑佳才打得兴致,站起来端起轻机**向敌群扫射,杀伤敌人30余人,敌群纷纷后退,一名手持红色小旗的敌方指挥员被击毙后,另一位指挥员气得从地上捡起小旗,撕做两块晃了晃。

  上午8点,9连8班和9班连续击退敌人十二次****,敌攻势仍未减弱。突然一发炮**落在副排长王金忠身边,他顿时血流如注,来自浙江东阳的三班长周平冲过去一把抱起王金中,只见他脸如黑炭,向周平吃力地说:“我不行了, 你们要坚决守住阵地。”周平当即宣布自己为****副排长,把阵地上的6名同志分成两个战斗小组,他和高良伦各带一个小组。又有80余名敌人冲到阵地前沿,偏偏这个时候机**坏了,他们用手榴**打,周平一口气拧下百十个手榴**盖,手拧麻了,用牙咬,把一个一个手榴**扔向敌群。他发现敌群中一个挂望远镜略显肥胖的指挥官,他举起一枚手雷奋力地向其投去,敌指挥官顿时毙命。此时敌人两个手榴**投过来,嗞嗞冒烟的落在周平身边,周平和十六岁的小战士周信一飞快捡起扔向敌人。一发炮**在周平身边**响,**断了他左臂。他只是简单包扎一下,又投入了战斗,坚持把3名重伤员背到隐蔽点。随后周平一点一点地往前爬,将身下的虚土犁出一道带血的沟。敌人从三面包抄过来,又一发炮**飞来,将他掀起两米多高,**片划破了肚皮,他昏了过去,一阵炮声又把他震醒,他挣扎着站起来举起最后一枚手榴**投向敌群。战后周平荣立一等功被授予“二级战斗英雄”称号。

  上午10点,敌人再次向我597.9高地十一号发动阵地炮击。我的战友——3班战士高良伦和王学礼将****分散隐蔽,以防备被敌人的炮火摧毁,利用敌人炮击间隙抢修工事,没有工具就用手挖土装满麻袋,连同敌人的尸体构筑起一个可以抵御敌人步**子**的观察工事。不到一个小时,敌人进攻了4次,高良伦和王学礼沉着应战,一个往左边打,一个往右边打,赶蝗虫一样把敌人赶成一疙瘩,然后用手榴**集中打。****打光了,他们就冒着敌人的炮火,从敌人尸体上和被炮**打松的泥土里,收集了100多枚美**手榴**又打退了敌人数次进攻。到了中午12点,敌方三辆坦克配合后方炮群向我阵地疯狂轰击,阵地上的****声一浪高过一浪,尘土飞扬,高良伦和王学礼相距几米,浓烟使他俩看不到对方,一发炮****塌了高良伦的掩体,他大半个身子被埋在土里,王学礼赶忙冲过去用力把他从泥土扒出来。一个连的敌人分三路蜂拥而来,高良伦和王学礼两人密切配合,一东一西,不断变换位置,一阵猛烈短促的火力杀伤60余人,仍有不少敌人爬上阵地。此时9连已经没**け噶α浚っ钜挥桓霭嗤度胝蕉贰U胶螅吡悸兹倭⑻氐裙Γ恢驹妇尾渴谟琛岸墩蕉酚⑿邸背坪拧

  黄昏了,敌人终于停止进攻,释放了大量烟幕**,用15辆大卡车满载着伤员和死尸狼狈而去。这一天,我93团3营9连在纵深炮兵的支援下,共击退敌人5个多连的27次冲击,毙敌伤敌570余名,坚守住了阵地。到了晚上,则由93团1营2连接防我连阵地。  

  四、在上甘岭负伤

  在上甘岭的第三天,我在阵地上被敌方轰**机**了,头部受伤,**片穿过了我的下巴,并打掉了我多颗牙齿,同时身上多处受伤,不省人事。我醒来时已经是在上海医院医治,后来才知道是战友抬我下战场,直接送我到了上海医院。可是经过三个半月的康复治疗后,我又回到了上甘岭阵地,回到了9连。此时,我认识的战士竟然没几个了,大部分都已经牺牲了,让我有说不出的伤痛!

  1957年5月,我复员回家,被安排到杭州华东勘察设计院工作,并参与青田瓯江水电站建设。1960年,国家困难时期,我响应国家号召回家乡青田务农。现在,我有4个儿子2个女儿,基本上都在国内外经商,可以说是子孙满堂,生活****,我本人还享受着一定的职工生活补助,与在上甘岭上流血牺牲的战友比起来,我算是大幸了!  

  今年我86岁,虽然已经进入人生耄耋之年,但回首往事,仍然有多少次梦回硝烟弥漫的上甘岭战场,和回忆起那些曾经一起在朝鲜战场上战斗和牺牲的战友;每当看到****电视里的战争场面时,我都会情不自禁地唱起“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的歌!精神特别激动和兴奋!

  今天的****是千千万万的烈士用鲜血换来的,真的来之不易!战争不是个好东西!我希望今后在这个世界上,再也不要发生战争!

  作者简介

  口述人:吴子庭  1951年参加**美援朝老兵

  整理人:吴云平 系吴子庭儿子

  周  黎 青田县委办公室主任科员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